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变态泄欲人形的养成

「嗯……欧……喔喔……呜呜呜……好深……好深……会死掉……被顶穿了……喔喔喔……」我做了一个梦,在梦里一个中年男人用他的大阳具疯狂的奸淫我,他的阳具上有着大大的龟头,菊穴有如被撑裂的疼痛,他每一次前进跟后退都是那么的粗鲁,狠狠的摩擦我的肠道,让我感到那人的豪不怜惜,但明明是极端的痛,痛到我不断的想哀求他,请他停止,但却又被强烈的痛楚给征服,没有肉体上的快感,而是被男人占有的臣服。被抽插着,被控制着,抵抗的意图化成呜咽。当我从昏睡中睁开眼,房间如往常一般,只有我独自一人,但身体告诉我,那个不是梦,而是昨夜被奸淫的后续。

风雨过后,午间的炙阳让房间益发闷热,房间充满着陌生的气味,我的菊穴火辣的疼痛,连抬个脚都彷佛像是打满石膏一般的沈重,踉跄的跌坐下床。连身镜倒映出我现在的丑态。滑落半肩的粉色衬衫满是皱摺,细心呵护的长发凌乱批散在身后,想起身却双腿打颤。有如处女被男人开苞过后的隔天,真的无法随心所欲的站起身来。

我跌跌撞撞的走进浴室,用热水清洗肌肤的每一处,下半身深处火辣的疼痛无时无刻的都在提醒昨晚的荒唐,昨晚有个男人用他的欲望占有了我,「呵呵,呵呵」我傻傻的笑着。走出浴室看凌乱的床铺跟房间,应该是被粗野的强暴了吧?还是我只是用女装来勾引一个长年单身的鳏夫呢?我搞不清楚了。

精神好疲累,今天就继续放假吧。我包着浴巾躺在床上,手指头轻轻的触碰火辣辣的菊门。他什么么时候离去的?泄欲之后觉得不对劲就离开了吗?一定是这样的,一定是因为我的身体不是女人,只是个变态喜欢穿女装的男人。想到这里,我彷佛像是泄气的皮球一般,摊倒在床上良久。

「不行,我要振作一点!」我振作的对自己呐喊一声,弹跳起来套上一件长版的t恤,里面什么也没穿,坐在梳妆镜前开始装扮自己。今天的化奘异常困难又缓慢,浮肿的双眼,消瘦的脸庞,乾裂的嘴唇,要补救的地方实在太多了。日正当中时起床,化好妆都已经夕阳斜照了。我脸上的妆上了又卸,卸了又上,还时不时的看向微掩的房门。他真的不会再走进来了吗?

化好妆之后又再衣橱前踌躇良久,往常挑选衣服都是在化妆时就有底稿了,但今天却觉得那一件衣服都不顺眼。我一件一件的换上,又一件一件的换下,我烦恼的把衣服整堆丢在床上。反正没穿又不会死,赌气似的套回那件长板t恤,走进厨房拿起抹布开始房间的清洁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《点击报错,无需注册》
相关阅读